【島遊情書.徵文短文組佳作】金大佛/漫遊區間風景

(此圖轉自聯合報官網

漫遊區間風景

圖文/金大佛

去年因工作關係,時常過著上週在東京,這週宅家裡,下週飛澳門的採訪生活,若說我是一名「全職旅人」也不為過。殊不知,才日漸勝任「空中飛人」一角,突如其來的疫情,讓我不得不留守臺灣,重新習慣不習慣。

「不安於室」的我仍停不下來,恰巧臺鐵在我研究所畢業前夕,推出期間限定優惠,只要具備學生身份,即可以九佰元購買十日內無限次搭乘的車票,這則消息猶如老天給我的一道旨意,要我趁「關島」之際好好探索這塊土地。

美中不足的是此方案不得劃位,若想在火車上「佔有一席之地」,只能投靠區間車,對於總是選擇高速列車、習慣快節奏的我,儼然是一場漫長的修行。清晨,天邊一片魚肚白,我已在臺中火車站月台,打算當鐵道游牧民族,隨機跳上一班區間車,和哪座車站看對眼就下車探索。

雀屏中選的這班北上區間車經由海線,正是西部公認最荒涼的路段,我彷彿坐上行動電影院,列車離站,一部臺灣風土紀錄片正式播放,轟隆聲是本片唯一音效;一扇扇的風景流動,萬丈高樓轉平地,下一秒,汽車被風車取代,湛藍的海水填滿車窗。

此時,一座木造車站悄然登場,歷經風霜的斑駁面容深深吸引了我,一下車隨即受到海風與細沙的「熱烈」歡迎;站前一片荒蕪,沒有商店,沒有人煙,陪伴我的只有寫著「海邊」的路標。後來才知道,新埔車站是西部最靠近海邊的車站,亦是日治時期便存在的五座海線車站之一,俗稱「海線五寶」,平時僅有一兩名專程慕名而來的鐵道迷,大概唯獨我和新埔車站是擦肩不錯過的緣分。於是,效期內也逐一造訪其餘「四寶」,這五座小巧卻承載巨大歷史意義的木造車站,皆是其他火車呼嘯而過的遠方,獨有區間車願意來訪。

踏上鐵道才驚覺,自認熟悉不過的臺灣,竟是如此陌生,原來大站之間,藏著無數耐人尋味的小站。區間車步調緩慢,站站平等,邊陲地帶的車站也不會忽視;我比照辦理,調整速度,切換角度,街坊巷弄成了全新國度。

或許,生活有時放慢腳步,才會看見平常視而不見的美好景物,也算是一場「疫」外收穫吧?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